国产小视频魅心

    1. <form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form>
      <address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nobr></address>咪乐|直播|苹果下载地址 具体费用根据车型不同以到店核算为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學藝術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藝學会法治文藝中心协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中篇小說

      最後的槍聲

      來源:《中國作家》 作者:胡 泊

        法律制度趨于完善的一小步,便是人類文明進程的一大步

        ——作者題記

        楔 子

        法律制度的建立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一勞永逸的,它必定有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

        這個過程有時會很漫長、很殘酷,甚至充滿著血腥。但是,無論多麽漫長、多麽殘酷,誰都無法逾越這個過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有什麽樣的經濟基礎就有什麽樣的上層建築。不管你願不願意,自不自覺,法律制度必定隨著社會的發展而發展,直至與所處的那個社會發展階段相適應。

        當社會生産力低下,人民生活還不富裕的的情況下,廢止死刑是不現實,也是不明智的。也就是說,當一個人的經濟犯罪所造成的損害,足以讓更多人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廢止死刑,只會加劇社會的動蕩,讓更多無辜的生命受到傷害。

        反之,當社會生産力發展到一定程度,人民生活水平相對富裕,或者說,當社會文明化程度達到一定的高度時,逐漸減少死刑罪名種類並最終廢止死刑,是一種必然的趨勢。

        ……

        上 部

        一

        湛藍湛藍的天空,天空下是碧綠碧綠的湖,湖面寬廣,一直伸向遠方。湖的四周是連成一片的蘆葦蕩,有成群的水鳥上下翻落。湖面上倒映著朵朵白雲,還有魚兒似地翻飛的鳥兒。

        郭子雄站在湖邊,他分不清哪兒是天,哪兒是地,身心完全沈浸在眼前的美景之中。

        一陣微風吹來,傳來了悅耳的音樂,隨著音樂,慢慢的,郭子雄感覺自己的身體將要和眼前的景色融爲一體了……

        突然,郭子雄感覺到腳下一陣劇烈的顫動,地面像電梯一樣,倏地下陷,他站立不穩,身子前傾,失去平衡……

        他猛然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竟然端坐在床上。

        郭子雄這才明白過來,自己剛才是在做夢,一個離奇的夢。

        床頭的手機鬧鈴還在響著,是電影《泰坦尼克號》中的那段背景音樂,具體地說,是沈船幾個小時後響起的那一段。

        那優美、缥缈的音樂,仿佛是天籁之音,深深打動了他。以至于他想,如果有一天,當他行將走向死亡的時候,若有這段音樂引領他的靈魂走向天國,他定會走得十分安詳。于是,他花了很多時間從網上下載了這段音樂並將它設定爲每天起床的鬧鈴。

        因爲有重要任務在身,所以,今天郭子雄比平時早起了一個多小時。想到即將面對的事情,再回想剛才做的夢,郭子雄似乎感覺到了兩者之間的某種聯系,心裏竟然有點莫名地緊張起來。

        沒有太陽,也沒有雲朵,天空壓得很低,這是下雪前的征兆。街上已有人穿上厚重的衣服,郭子雄一掐時間,時令早已過了冬至,臨近年關了,按慣例,是該到這個時候了。

        這個時候做這種事情,是適宜的。

        春夏是萬物生長勃發的季節,做殺戮等事情是有悖天道的,惟有秋冬季節,萬物凋謝了,順乎自然,方可對此網開一面。自古至今,都是如此。除非有特別需要。

        郭子雄覺得今天心裏堵得慌,胸口仿佛壓了塊石頭,喘不過氣來。他真想挺起胸伸長脖子做一下深呼吸。然而,他深知,這心裏的堵,源自外部壓力而非身體內部,即便做了也于事無補。

        郭子雄雖說是老民警了,平時也多次見過乃至間接參與過這種事,但那都是別人爲主的,他頂多只是配合。像這次以主管領導的身份親身經曆,還是第一次。他不知道會不會有別的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心中無底,因而深感壓力重大。

        除了值班的,單位還沒有人,院子裏空空蕩蕩的,檢察院和法院的車還沒到,郭子雄還有足夠的時間來思考即將面對的事情。他先到了寢室換好警服。

        現在他面臨的首要問題是,如何提戴呈,見面時該如何對他說?

        二

        監區的過道空空,沒有人,整個監區異常安靜,只有他的腳步聲,“踢踏、踢踏”,從這空曠的過道上傳來,聲聲叩擊心扉。

        郭子雄來到了他主管的4316號監房。以往這個時候,監房內總會發出各種聲音,比如講話、鍛煉或者洗漱聲,但今天卻一絲雜音都沒有,異常的安靜。

        郭子雄走到監房的鐵門外。

        戴呈站在監室鐵門前,見到郭子雄竟然咧嘴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神色安詳、鎮定,從他的目光看出,他似乎早就等在那裏。這讓郭子雄很驚訝。

        “今天怎麽那麽早起?”郭子雄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用慣用的口氣輕松地問。

        然而,戴呈沒有回答他,而是泰然地問了一句:“中院和市檢察院的人都已到了吧?”也不圖你回答,邊問邊側了一下身,閃到一邊,好讓郭子雄打開牢門進來。

        戴呈的話讓郭子雄深感震驚,他感到自己的背後冒著絲絲寒氣。

        郭子雄掏出早就攥在手裏的鑰匙,打開了監房的門。

        這才發現,戴呈今天穿的那身囚服,特別幹淨,一看就知是早上剛換上去的,看來他是真的事先就知道今天的日子。

        以前老管教告訴過他,好多死刑犯身上都會有一種預感,他們能在前一天預感到第二天將會發生的事情。當時郭子雄還不以爲然,認爲那只是老同志在故弄玄虛,是子虛烏有的事。但今天看到的情景,似乎印證了老管教以前對他說過的話。

        戴呈的神色,讓郭子雄感到有一絲恐慌。他竟然不敢直視戴呈的目光。

        7號位已空了出來,後面的人沒有因爲他的離去而順位把床鋪往前挪動,在押人員似乎都不願打破原有的監室格局。床頭原先放有的諸如食品、書籍、或者家人照片等心愛物品,這時也已蕩然無存,被收拾得幹幹淨淨。監室裏所有在押人員,站著的、坐著的,或者忙乎著的,都停了下來。

        盡管有人低著頭,也有人目光斜視,從表面看與平常無異。但郭子雄能感覺到他們都在靜觀事情的發展。監室裏彌漫著凝重的氣氛,這氣氛讓人窒息。

        郭子雄目光掃視一下整個監室,想打破室內凝重的氣氛。他“嗯、嗯”地清了清嗓子,剛想說上兩句,戴呈卻先說話了:“郭領導,走吧,不要讓他們等太久。”郭子雄扭過頭來看了看戴呈,欲言又止。

        從4316號監房到提審室,有100多米,期間還得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和武警的崗哨。平時進出,郭子雄總嫌這條路太長,耽擱時間。

        可是今天,他希望這段路能盡可能延伸得長些。今天戴呈走的是一條不歸路,路的盡頭,等待他的將是最後的宣判,之後他就要被推赴刑場,執行槍決,從此再也不能回來了。

        戴呈在前面走,拖著沈重的腳鐐,腳鐐的中間系著一條布帶,用兩只手提著,最大限度地把鐵鐐的重量拽拉到手上來,以減輕腳的負重和摩擦。

        一審判處死刑後,看守所必需做的一件事情是,給死刑犯戴上腳鐐,這是慣例,也是死刑犯最明顯的標志。腳鐐輕的十多斤,重的達30多斤,一旦戴上用不了幾天,被固定的腳脖子處就會紅腫。

        爲了減輕痛苦,死刑犯不得不用布條在鐵鐐的鐵箍兒上一圈一圈地纏繞,讓生硬的鐵不直接和腳腕子的表皮接觸。不然,腫起來的腳腕子很快就會被鐵磨破,繼而潰爛。

        郭子雄不即不離地跟在戴呈後面,長長的過道上只有他們倆的身影。“咣當、咣當”腳鐐拖地發出的聲響,在空蕩蕩的過道上回蕩,聲聲撞擊著郭子雄的心扉。

        此時此刻,他突然對自己曾經引以爲榮的職業信仰産生了動搖。這職位是他經過層層考試,過五關斬六將得來的,在公務員成爲香馍馍的今天,曾引來多少羨慕的目光。

        然而今天,所有這些優越感都蕩然無存,他內心深處甚至泛起一絲厭惡和無奈。

        小時候聽大人講鬼故事,閻王爺要拿誰的命,就會派黑白無常提著鎖鏈去索拿。而今天他提著戴呈走向最後的宣判、進而走向刑場,郭子雄俨然覺得自己就是長帽上寫著“正在捉你”的黑無常。

        充任這樣的角色讓他很痛苦,也很無奈。不僅如此,更主要的是,郭子雄對現行的刑法死刑的失之過寬一直有著自己的看法,他一直認爲:除了暴力犯罪一切刑罰都不應該有死刑,哪怕是以“國家利益”名義的。生命無價,世上還有什麽東西比生命更寶貴的?

        在中國,數千年來形成這樣一個思維定勢:個人生命只要涉及危及國家利益的,便死有余辜;反之,若是爲了國家利益付出生命的,哪怕這個利益小到微不足道,也死得其所、死得光榮。

        郭子雄清楚的记得,他读小學的时候,有一篇课文,说的是一个小學生因为发现有人偷集体田里的辣椒,于是大义凛然,和偷辣椒的人作殊死的搏斗,终因势单力薄,英勇牺牲。

        這件事從今天看來實在是一出不該發生的悲劇,輿論應該告誡人們如何避免類似事情的發生。

        可是,當時的觀點是,因爲這被偷盜的辣椒是産自集體的田裏,于是小朋友的行爲上升爲保護國家財産,而偷辣椒的人便成了偷盜國家財産、危及國家利益的十惡不赦的階級敵人。

        且不說爲幾斤辣椒值不值拿命去博,也不探討怎樣才能做到既保護國家財産不受損失,同時又保證自己不遭傷害的方式方法問題,單看這英雄故事的誕生,就顯得十分滑稽可笑。

        依照上述邏輯我們可以作如下推理:如果這辣椒是産自自家的地裏,那麽那個偷辣椒的,頂多也就是個小偷,至少不能算是“階級敵人”。這個小朋友的行爲也只是爲保護私有財産免受不法侵害。

        这种行为在当时,不但成不了英雄,连命的索赔都倪xD敲矗飧鲇跋煺淮说挠⑿酃适拢簿筒桓创嬖凇?这也就是说,所谓的英雄故事,不是取决于事情本身,而是看被盗的财产归谁所有,仅此而已,不过如此。这样的英雄今天看来实在显得有点荒唐,哪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感召力?

        但是,當時郭子雄看到課本中少年英雄眼中噴出對敵人滿腔怒火的插圖時,是深感自己的渺小與卑微的。

        “報告!”戴呈的喊聲把郭子雄從遙遠的記憶中拉回到眼前。原來他們已經走到了警戒區前。

        警戒區是一個醒目的黃色區域,區域靠監區的一邊標有一條紅色的警戒線,越過這個區域,便到了行政區。武警通常在這裏設有崗哨,有一武裝的哨兵在這裏擔任警戒。

        年輕的戰士警惕地審視著戴著沈重鐐铐的戴呈,看到緊跟著的郭子雄警官,擡腕看了看表,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當即揮一揮手示意通過,並記下了當時的具體時間。

        将近7点钟,离上班时间还有1小时,已有个别来早的干警来到监区。出了门左转便是一溜审訊室,那里过了上班时间才陆续会有人来提审。郭子雄带着戴呈赶紧折向那里。

        冬日的清晨天亮得晚,7点光景,还没有完全放亮,加上下雪前征兆,天阴沉沉的。过道上仍然麻麻亮,视线模糊不清,惟有9号审訊室灯亮着,显得格外晃眼。

        唰啦啦、唰啦啦,沈重的腳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摩擦,發出清脆的響聲,這聲音在空中回蕩,顯得尤其響亮。

        十米之遙,只要走過這十米,把人交給裏面等候的人,郭子雄就算完成今天的的任務。

        然而,此時的戴呈卻停住了挪動的腳步,轉過身來,放下手中系著鐵鐐的布帶,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包東西,說:“郭領導,這包東西請幫我最後再處理一下好嗎?”邊說邊用雙手遞給郭子雄。

        东西是用布块包着的,包得十分工整,很轻,不知包的是什么,但此时此刻郭子雄又不便问,便“嗯”地一声,点了点头,坝崼西接了过来。

        郭子雄剛拿了布包,只聽“咣當”一聲,腳鐐沈沈地撞擊地面,緊接著“噼啪”兩聲,戴呈伸開雙掌,跪倒在地,可能是鐵鐐的羁絆,戴呈使勁踢騰小腿,使跪姿平衡。之後直起上身對郭子雄說:“兩年多了,給你添了不少麻煩,今生無以回報,請讓我向你磕三個頭。”說完,身子前傾,只聽“咚”地一聲,前額重重地叩到地面。

        郭子雄見狀,趕緊彎腰托住他的雙臂。此時的郭子雄很想說,“對不起,我沒能把你留住。”但想到時至今日說這種話,沒實際意義,只會讓戴呈走得更不甘,且自己正在履行職責,這種場合說這種話確實也不合適。于是忍住,只是說:“起來,起來。”邊說邊想把他扶起來。

        由于手上拿著戴呈的布包,再說,戴呈今天的舉動看來是預先就想好了的,人像擰緊在地上的螺釘一樣,紋絲不動,根本扶不起來。

        “父母把我帶到這個人世間,是你郭領導陪伴我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謝謝你`!”說完戴呈推開郭子雄,彎腰、低頭,磕第二個頭。

        這哪裏是在磕頭,簡直是在用自己的頭撞地。被推得後退一步的郭子雄,眼看著戴呈的頭即將撞觸地,趕緊伸出前腳去墊。“碰”的一聲,戴呈的頭重重地磕在郭子雄的腳面上,痛得郭子雄呲牙咧嘴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戴呈下跪时铁镣和地面的碰撞声,惊动了9号审訊室里面的人,两名武警战士率先跑到跟前,接着中院和市检察院的同志也相继围了过来。

        郭子雄不想這件事情在衆目睽睽之下再往下發展,自己又無力制止,便示意兩名武警把戴呈扶起來。

        到蒂Y悄昵崞ⅰ⑶疑砘彻Ψ颍磺崆嵋惶幔桶汛鞒蚀拥厣侠似鹄础?/span>

        兩名戰士一邊一個拽著戴呈,看著郭子雄,等候他的發落。戴呈一動不動地低著頭,郭子雄想說些什麽,頓了頓,終于沒說,于是向兩名武警揮了揮手,只輕輕地說了句:“帶走吧!”

        戴呈沒能叩完第三個頭。

        過道上傳來腳鐐拖地的聲音,清脆而又響亮……

        三

        等到武警把戴呈带进9号审訊室后,郭子雄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原地站了很久,他得先平静一下起伏不定的心。接下来还必须得马上回到他主管的4316号监房。

        他深知戴呈的出所給監室帶來的震動或影響是深重的。他得安撫一下他們的心。臨近年關了,監所安全是頭等大事,郭子雄不敢掉以輕心。

        回到4316號監室,郭子雄聽到了平常聽慣了的因洗漱而發出來的丁零當啷的聲響,這聲音今天聽起來是那麽地悅耳動聽,表明監室依然如故、一切正常。但是,郭子雄還是明顯感覺出來這聲音變小了,更少了平時所有的諸如講話、吵鬧、甚至唱歌等喧囂聲,看來監室裏還是彌漫著凝重的氣氛。

        他打開監門,定了定神,掃視了整個監室。有人在洗漱,也有人在踢腿伸腰鍛煉身體,但更有人耷拉著腦袋在想什麽心思。

        “来,来,大家都回到自己的铺位上。”郭子雄喊道。等大家都坐下后,郭子雄用尽可能轻松的口吻说:“7号戴呈走了,大家可能心里都在想这个事吧?不过大家也都知道,其实戴呈这一天,迟早都要到来的。既然这样,我觉得这一天晚来不如早来,说不定对戴呈来说,这或许还是一种最好的解瓦xN蚁M蠹也灰蛭馐露骨樾魇艿接跋欤绞币谎酶墒裁椿垢墒裁础?rdquo;

        說完這些,郭子雄仍覺得自己的話意猶未盡,沒有起到預期的效果,于是又補充道:“哦,對了,過幾天上級部門要來檢查工作,我覺得我們監室的衛生明顯不如從前。1號,你組織大家搞一下衛生,分個工,牆面、地面、廁所的清潔落實到每個人;5號,你當過兵,知道被子怎麽疊得好,你帶幾個人負責被子以及洗漱用具的擺放,我下午過來檢查。”

        或許是郭子雄故作輕松的話起了作用,也或許是因爲有了具體事情可做,監室內的在押人員都動了起來,監室裏有了一絲生氣。郭子雄這才松了口氣,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從早上開始到現在,郭子雄一刻都不曾消停過,辦公室裏冷冰冰的,連開水都沒燒。于是,他打開淨水器坐下來,從身上取出戴呈交給的布包。打開一看,最上面的是一封“郭子雄啓”的信,郭子雄打了開來:

        郭領導,這幾天我老是連著做夢,不光是惡夢,還有童年時一些美好的往事,白天的時候,渾身上下還感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這種現象已經好長時間沒有過了,我估計這是人的身體,對某種即將到來變故的一種本能反映。我有這樣的預感,這幾天就該走了。

        裏面有一封信,是寫給我母親的,主要是對後事作一下交代,麻煩你幫我發出。

        另外是我進看守所以來寫的日記,記錄了一個死刑犯的心路曆程,這對你以後管理死刑犯或許會有幫助。無以回報,這是我唯一能爲你做的。算是兩年多來你對我的關照,表示的一份感激之情。

        落款是:戴呈絕筆。

        時間是,2021-10-22。

        寫給他母親的信裝有信封,有詳細地址,日記是寫在手紙上的,厚厚一疊。郭子雄把他們一一分開,放好。

        剛處理完這件事,手機的鈴聲便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是短號,說明是業內同事,郭子雄馬上又緊張起來:會不會是戴呈的事有什麽意外啊?他心裏一邊這麽想著,一邊接聽電話:“喂,我是郭子雄,請問哪位?”

        “是郭子雄警官嗎?我是門衛小李,門口有個小姑娘,上班前兩小時就過來了,說是找你,你能不能過來處理一下啊?”電話是門口協警打來的。

        郭子雄心里稍安,说:“我现在有事,你告诉她,叫她改天过来吧!” 然而,小李紧接着说道:“我是这样说的,可是这小姑娘说非要现在见你,说她有急事。”

        郭子雄這才放下手中的布包,鎖上門,走了下去。

        四

        到了院子裏。郭子雄這才發現門口有個背著書包的女孩子。早晨上班時光注意看檢察院和法院的車子了,沒看到有這麽個女孩。

        女孩約十一二歲年紀,穿一身紅色的小棉襖。這種棉襖,城市裏很少見,類似于農村小姑娘過年時穿的特喜慶的那種。大小挺合身,女孩穿在身上,倒也有著一種別樣的美麗。大大的眼睛無邪地看著你,清澈而又明亮。

        但是,透過女孩的明眸,還是能看出她的眼裏透著深深的憂傷。碩大而又沈重的書包壓在她瘦小孱弱的雙肩上,使得她的身子前傾,這模樣讓人聯想到荷重的藏族婦女。

        “小姑娘,你有什麽事啊?”郭子雄彎下並不高大的身軀,降低語調,盡量使自己顯得和藹一點,他穿著警服,怕嚇著女孩。

        “嗡囈我爸,叔叔你能让我看看我爸爸吗?”女孩热切的眼光看着他。这眼光让郭子雄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他的女儿也这般大。

        “你爸叫什麽名字啊?”

        “戴呈”

        “戴呈?”郭子雄的心像被什麽東西蜇了一下。

        郭子雄昨天臨下班前才接到單位領導的通知,告訴他戴呈明天執行槍決,要他提前一小時到單位,做好行刑前的一切准備。然而,這些,誰也不可能告訴這個女孩。

        让他震惊和不解的是,戴呈从市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到省高院最后复核,前后拖了有一年多时间,期间女孩一次也没来过,估计家人也都瞒着孩子。可是,眼看着戴呈就要去执行了,她的女儿怎么突然就来了呢?难道女孩知道今天的事情?可是,从女孩的眼神郭子雄看出, 这孩子并不知道。

        事實是,這樣的事情,事先家屬也不可能知道。如果知道了,就會給執行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徒增很多不確定因素。想到這裏,郭子雄心裏稍安。

        但他轉而又想,如果不讓女孩見上一面,意味著這孩子從此再也見不到她的父親了,這似乎很不人道,也很殘忍,要知道,這見的可是生死面啊!但是,假如他自作主張讓他們父女見上一面,那又會是怎樣的情形和後果呢?一個十歲剛出頭的女孩子,能承受得住自己的生身父親到刑場執行槍決之痛嗎?女孩長大了,叫她怎麽去積極面對這個社會啊?郭子雄不敢往下想。

        是啊,這對于一個女孩子心靈的傷害,豈殘忍一詞所能概括?簡直就是殘害。想到這裏,郭子雄心中有了底。

        他降低語速和顔悅色地對女孩說:“小姑娘,你可能知道你爸爸犯了事,可接見是大人們的事,你還是個孩子,在沒有大人陪同的情況下,是不能單獨接見的啊。”

        “可是、可是”,小姑娘嗫嚅地說:“我想我爸爸了,我都有好幾年沒見到他了!”突然,女孩又高興起來,說:“那叔叔你陪我去,你陪我去不就有大人了嘛?”

        郭子雄一听,竟一时语塞,想了一想,又接着说:“法律规定,陪同的人必须是直系琴Y簦迨宀皇悄愕闹毕登資簦圆荒芘隳闳ァV缆穑⒆印?rdquo;

        谁知这女孩脑子转得很快,接着郭子雄的话头说:“叔叔,那你就认了我,做我的琴Y迨灏桑任页ご罅艘欢ūù鹉?”

        可能是郭子雄和藹的態度,讓這個小姑娘有了好感,女孩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這讓郭子雄怎麽也意想不到,竟不知道一時該怎麽回答。

        女孩见郭子雄迟疑着,没有说话,以为他动心了,高兴地恳求道:“叔叔,你就答应我,答应我了吧!” 边说,边摇着郭子雄的手:“好吗,叔叔?。”

        但是,郭子雄很快回過神來,說:“孩子,叔叔不能答應你,不能答應你去見你的爸爸,即便認了你做侄女兒,仍然不行,叔叔沒有這個權利啊。”

        女孩這才徹底明白過來,今天是肯定見不到爸爸了,目光由熱切轉爲失望,傷心地垂下了頭。

        郭子雄于心不忍,感到心裏很不是滋味,他不想讓女孩過于傷心,便又接著說:“這樣吧,小姑娘,你有什麽話要跟你爸說,叔叔一定給你轉告,你看這樣可以嗎?”

        “真的吗,叔叔?”女孩破涕为笑:“叔叔,那你告诉我爸爸,嗡団次的期中考试得了全班第三,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嗡圌取这次考第一,如果我得了第一,我一定让奶奶带我过年前来看他。我给他拜年!”

        “哦,對了,”女孩說完又想起什麽,把手伸進褲袋裏不停地掏著。

        褲袋很深,女孩幾乎把大半個胳膊都伸了進去,終于掏了出來,是一包香煙。“叔叔,我爸他以前就抽這煙,嘻嘻,這是我給他買的,叔叔,你把它也帶給我爸爸吧,你告訴他,等過年了,我有壓歲錢了再給他買。”

        這是一包本地産的香煙。

        看守所實行嚴格的禁煙制度,在押人員一律不准吸煙,所以平時都沒有香煙。但是,戴呈今天屬于特殊情況,可以破例。

        即便不能破例,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郭子雄也不忍拒绝这女孩的充满着父女情深的小小要求。“孩子,叔叔答应你,一定把你的话转告给你爸,还有这烟,也会转交你的父亲,你放心地去上學吧!”

        “叔叔你真好,謝謝叔叔”女孩莞兒一笑,欲轉身離去。

        “等等,小姑娘,你今天不是上學吗?为什么以前休息的时候不来?”郭子雄突然想起还有个问题没有搞清楚,又叫住了她。

        “奶奶以前不讓來,可是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爸爸離我而去,我已經沒有媽媽,再不能沒有爸爸了,夢裏我哭了,我都被哭醒了”

        女孩昨夜做夢了,夢見她爸了,而且是在她爸臨赴刑場的前一晚。

        這僅僅是巧合嗎?自己昨晚不也作了夢,一個離奇的夢,夢中的他不也被大自然吞噬了嗎?郭子雄真的有點開始相信有心靈感應、有神秘力量的存在了。然後,更讓他心痛時是女孩的那席話,此時此刻,他感到自己的心裏難受得要命。

        “孩子 ,叔叔给你拍一张照片,带给你爸看看。”郭子雄突然想到了什么。

        “謝謝叔叔。”女孩很認真地站正了身子,露出甜美的笑容。

        五

        9号审訊室里,还在严格地依照法律,走最后的程序。

        程序冗長且繁瑣。到了最後宣判,就案件本身,已經沒有新的內容需要補充和增加,都是例行性的程式,走個過程。就是最後的核對和驗正,包括“驗明正身”。但是,這個過程必不可少,是整個刑事訴訟過環節中重要的一個環,至此,整個案件才算徹底地結束。

        生命無價,且不可複制,如果說前面有錯尚可以糾正的話,那麽,過了這一節後,一切都成了過去。

        9号审訊室和别的审訊室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地方,7、8个平米的房间里,一张审訊台。

        离审訊台不远, 也就两三米的地方,摆有一把座椅。座椅是定制的,扶手上方安有木板,一边可以用锁固定,类似于幼儿的座椅,人坐上去固定住后,就做不了诸如自杀、行凶等危险动作,这是为安全起见考虑设计的。

        戴呈就坐在這把帶枷鎖的木椅上。

        椅子的木板上有省高院的刑事裁定書,還有幾只吃剩的肉包子。看得出整個程序已經走完。

        包子是看守所早上特意關照廚房准備的,這是戴呈最後的早餐。死刑犯臨終前常有要求吃些什麽,一般都是肉包子,燒雞燒鵝等這些帶有腥葷什麽的,只要不過分,大多都會滿足這些要求。

        除此之外,法官还会问临刑的死刑犯,有什么话需要转告琴Y?,一般死刑犯都会借此写下遗书。戴呈明确表示不需要,他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是,不管需不需要,执行官都会留出一定时间 。

        审訊室异常的安静,仿佛能听得到每个人的心跳,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滴答、滴答 ,迟缓但却坚定。

        检查官和法官表情严肃地站在审訊台后面;书记员还在有条不紊地整理法律文件 。

        戴呈的後面是兩名全副武裝的武警戰士,而左邊靠牆的地方,站著兩位婦女,其中一位年齡稍大,約莫50多歲,慈眉善目的,神情很是和藹。趁著這個時間空檔,她走到了戴呈跟前。

        “戴呈,你好长时间没闻到烟味了吧?一定饿煞了,来,嗡団里有烟,你点上。”边说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两包香烟。烟是高档烟,中华牌的。以前戴呈偶尔也抽这烟 ,自从进了看守所,就再没吸过。

        戴呈扭過頭來,這才注意到這位女的,除了眼前這位,邊上還有一位婦女。他不知道她們是什麽時候、從哪裏進來的,更不知道她們是幹什麽的,現在又想做什麽?戴呈遲疑地看著她,沒有接。

        “我們是光明眼科醫院的醫生。”那位年紀大的醫生明白戴呈意思,自我介紹道。

        一听是医院里的医生,戴呈就明百Y窃趺椿厥拢缇吞庞惺迤鞴僖浦仓隆?/span>

        原来她们医院有一位患白内障的女孩,正等待手術,希望戴呈捐献角膜。

        今天剛要走,她們就來了,看來他們早就知道今天的日子。他媽的,這幫冷血動物。

        “你們是不是早就等著這一天了?”戴呈咬牙切齒地問。

        “戴呈,請不要這麽想問題好嗎?我們是醫生,對醫生來說,沒有什麽比生命更寶貴的了。”那位醫生解釋道。

        “不瞞你說,醫院和法院是有這麽個聯絡機制,但這個機制不是只針對你戴呈的,你請不要想那麽多。”醫生爲了進一步打消戴呈仇恨的心理,又溫和地安慰道。說完,拿出一份事先擬好的文本。

        戴呈看了看那位醫生遞過來的叫他簽字的文本冷冷地說:“你說我有那麽高尚嗎?那麽高尚至于有今天嗎。”

        戴呈的冷漠,並沒有動搖那位醫生的心,而是接著戴呈的話說:“等一下你就要走了,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你想想:如果你同意把角膜捐獻出來,意味著你身體的某一部分,還將以另外一種形式存活在這個世上,就是說,你沒有完全離開這個人世間。戴呈,你說是不是啊?”

        戴呈沒有言語,醫生見戴呈的心似有所動,又接著說:“那位女孩現在就躺在病床上,因爲有了你的愛心,她就有可能重見光明。”

        “大夫,你別說了好嗎?我明確告訴你,我不會同意的。”爲了表明自己態度的堅決,戴呈又一字一頓重申道:我-不—同-意!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医生似乎并不甘心。

        戴呈看了看醫生,又看了看執行官,想了想,終于說出了郁積很久的一段話:“我虛開增值稅發票,給國家造成了數以千萬計的損失,你們判我無期徒刑,哪怕死緩,我都認了,那是罪有應得。但是,你們不該判我死刑,我不甘,也不服!”

        戴呈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既然法律明文规定我该判死刑的,那我无话可说,可是我有权利選择体面地离开这个人世间。”

        戴呈的話,看似回答醫生的話,其實更多的是針對法院和檢察院說的,但醫生不知道內幕,以爲戴呈的話自相矛盾,于是接著他的話說:“獻愛心,跟你說的體面並不矛盾啊,你不覺得,答應我們的請求,不是讓你走得更體面嗎?”

        戴呈似乎不屑回答她們的問。沈默著。

        六

        郭子雄来到9号审訊室时,他们正僵持着。

        所有的人都看著他,包括戴呈。大家似乎都意識到,他的到來,可能會使事情發生轉機。

        然而,郭子雄並不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麽,他只是應那個小女孩的請求,來完成他最後該做的事情。

        兩年多的朝夕相處,郭子雄知道戴呈內心的所有想法,他不想讓戴呈懷著滿腔仇恨離開人世,他要盡自己的力量,讓他感到人世間最後的那一點點溫暖。

        他徑直走到戴呈面前,輕聲地對他說:“你女兒剛才來所裏了,她來看你來了。”

        郭子雄的話讓戴呈深感震驚:“她怎麽知道今天的日子?”

        “哦,她並不知道,只是碰巧了。”郭子雄按了按戴呈意欲站起的身子,接著說:“她讓我轉告你,這次期中考試她考了全班第三,她還說,期末考試她爭取考第一。”

        “是嗎?真的嗎?太好了,女兒,我的乖女兒。”戴呈喃喃自語,蒼白、僵硬的臉上終于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像哭又像笑。

        “我女兒她還說什麽了?郭領導,你能一字不落地告訴我、告訴我好嗎?”戴呈幾近央求道。

        本來,郭子雄想說,他女兒讓他轉告他,等她考了全班第一,和奶奶一起來看他,但想了想,還是打住了。

        郭子雄從口袋裏掏出手機遞給他,說:“看看你女兒吧,這是我剛才在門口拍的。”

        “真的?”戴呈迫不及待奪過手機,旁若無人地端詳起來:“啊,女兒,女兒長大了,長大了,她瘦了,郭領導,她瘦了是嗎?”戴呈似像是在問郭子雄,又像是在自言自語,眼裏閃著淚花。

        從戴呈進看守所,到今天即將押赴刑場,郭子雄從沒見他流過淚,其實,他早已心如死灰,惟有女兒才是他的心頭之痛,才是他惟一割舍不下之眷戀。

        馬上就要去刑場,剩下的時間不多了,郭子雄還沒來得及把他女兒早上送來的香煙轉交他,他得抓緊最後的時間,郭子雄拿出煙,啓了封,遞給戴呈

        剛才醫生給的兩包中華還放在桌上,但戴呈知道這煙抽不得,他幾次忍不住看它,最終還是克制住了。

        這個時候,郭子雄遞給他香煙,無異于雪中送炭。“謝謝你,謝謝你!”戴呈以爲是郭子雄給的煙,叩首道。

        “不要謝我,這煙是你女兒早上來看你時帶來的。”

        “女兒煙,女兒的煙。”戴呈語無倫次,抽取香煙的手,哆嗦個不停。

        取出煙後,戴呈沒有點,雙手捏著卷煙的兩頭,拿到鼻子底下久久地聞著。

        戴呈很早以前就抽這煙,這是工薪階層抽的煙,6元錢一包。他想起來了,那時女兒還小,每當他要抽煙時,女兒常常會跑過來,爬到他的膝蓋上,嚷嚷著要幫他點煙,而他也總喜歡在這個時候逗女兒玩,含著煙故意不往裏吸,而是往外吹,害得女兒總點不著煙,還說女兒笨。

        于是就罰刮鼻子,而一旦刮了鼻子又總是輕而易舉地就把煙點著了。記得有一次,女兒點了三次,他硬是不讓點著,女兒急得都哭鼻子,還跑去告奶奶。

        後來開了公司以後,戴呈就再也不抽這煙,而改抽高檔的了,可女兒並不知曉,以爲父親仍抽這牌子的。

        可見,自從涉足商海後,女兒就再也沒和他親近過了。再後來,他犯了事,進了看守所,誰知這進的是生死界,和女兒成了永別。想到這裏,戴呈禁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這哭毫不掩飾,哭得暢快淋漓、哭得驚天動地。哭完之後,他也不點煙,而是把整支塞到嘴裏,像口香糖似地嚼著,他要把整支煙吃到肚子裏去。

        “哎,當心中毒!”一旁的醫生忙出來阻止。

        郭子雄伸手,示意醫生由他去。是的,他懂得戴呈的此刻的心情,不忍阻止他和女兒最後的親近。

        也許是剛才醫生的提醒讓他想起來什麽,突然,戴呈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筆,在剛才醫生讓簽字的單子上,簽上自己的名字,轉身交給郭子雄說:“對不起,郭領導,我捐我捐,你看,我簽了字了。”

        郭子雄云里雾里,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当看了单子后方明百Y窃趺椿厥隆K担?ldquo;你有权利做出自己的决定,他们理该尊重你的選择,谁也不会,也不能剥夺你这个权利。”

        “可是我現在想捐了,誰也沒逼我,我自願的,我當時只是想爲母親保留個全屍,可是我現在想明白了,我要無償捐獻我的角膜,我要讓那個女孩重見光明,我想,她老人家不僅不會怪我,一定會爲我最後的善舉感到欣慰的。”

        戴呈幾乎是一口氣說出這席話的。

        七

        所有的法律程序已經走完,到去刑場的時間了,執行官示意進入執行階段。

        一直默不作声站在戴呈后面的两名整装待命的武警,接到指令后,即刻上前,一左一铀嚲到戴呈两旁,启锁打开座椅的面板,然后拿出早已备好的绳带,动作娴熟地对戴呈捆绑起来。

        捆綁很有講究,分兩種。一種是押解綁,用于押解,以不脫逃爲尺度,其特點是雙手在前;另一種是針對死刑犯的,俗稱槍斃綁,這是一種典型的五花大綁,雙手反剪在後,較之前者,要狠得多,掙紮、反抗只會得到更大的傷痛,掙脫的可能性幾乎等于零。

        刑場執法的武警,都是百裏挑一的優秀士兵,軍事素質過硬,專業技能精湛,以他們具備的專業技能,實施對死囚的捆綁,不僅准,而且快。

        然而今天,他們對戴呈的捆綁,動作相對緩和得多了,綁得也不算太死。那是郭子雄接到通知當天,在臨下班前和武警看守中隊的中隊長打了電話,通報了戴呈簡要案情和羁押期間的現實表現,言下之意是:區別對待窮凶極惡的頑固份子。

        兩名戰士看來是得到領導的指示,手下留情了。

        沈湎在父女情深的戴呈,這才從恍恍惚惚中反應過來,原先蒼白的臉,變得紙一樣慘白,站立起來的雙腿微微顫抖。

        但是,時至此刻,他仍然想顯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挺胸、仰頭、深呼吸。其實,過分的掩飾只會欲蓋彌彰,誰都看得出,戴呈的內心恐懼和緊張已經到了極點。

        兩名武警把捆綁後的戴呈,交給法警,法警左右各一邊,挾持著戴呈,走向早已在大院內等候已久的囚車。

        與此同時,郭子雄回到辦公室,急匆匆地從辦公桌的抽屜裏拿出幾包自己的煙,他要爲戴呈做最後一件事。

        平時稍顯空曠的大院內,此時擠滿了各種警、軍用車輛,除了公安和武警的,其他的是檢察院、法院的車子。

        啓動了的汽車發動機聲,閃爍的警燈,加上穿著各式制服的人員的來回穿梭,院子裏處于臨戰狀態,空氣緊張得一觸即發。

        郭子雄快步穿過各種警車,來到武警的軍車前,武警中隊長和他的士兵已一切准備就緒,正等候下達命令。

        見到郭子雄朝他們走來,中隊長打招呼道:“你好,郭警官,你也去刑場啊?”

        “哦,不,我不去了,你們辛苦了。”郭子雄說著走到中隊長面前,把他拉到一邊:“把這兩包煙交給你的兩個兵,說是我給的,告訴他們,開槍要果斷,別臨時猶豫,一哆嗦再補槍就不好了。”

        爲強調起見,郭子雄又接著補充道:“戴呈平時表現不錯,而且只是經濟犯罪,一定讓他走得痛快點。”

        郭子雄是幾十年的老公安了,且平時爲人不錯,很受尊重,雖說是戴呈的主管領導,但專門爲一個死刑犯來求一個後生的武警警官,對那位中隊長來說,還是第一遭。

        于是,中队长诚恳地回答道:“这两位是挑選出来的优秀士兵,稳、准、狠,是射击的最基本要求,他们训练有素,郭警官,您请放心。”

        “行,那就拜托你們了!”郭子雄拍了拍中隊長的肩。

        “保證完成任務!”中隊長向郭子雄行了個標准的軍禮。

        交代完這些事後,郭子雄想即刻離開這裏,他不想在這種場合呆得太久。

        事實是,從一大清早起,他的神經就一直處于高度緊張之中,辦完這些事後,突然覺得很累,他想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郭子雄轉身准備離去的刹那間,他看到了正被押向囚車的戴呈,而戴呈也不停的回頭張望。當他們倆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的瞬間,郭子雄心裏“咯噔”一下,他讀出了戴呈內心的企求。

        郭子雄走了過去。走到戴呈身旁。

        戴呈輕聲的地問:“郭領導,我無數次夢到這樣的情形,可每次醒來時方知都是夢。這回是真的嗎?”

        郭子雄無言以對,時至今日,戴呈仍相信奇迹的出現。

        “郭領導,你告訴我,這是夢,這是夢是嗎?”

        郭子雄不忍看著戴呈熱切、期盼的目光,轉過身去。

        久久的,戴呈說了兩個字:“我怕。”

        沒有親人爲他送行,事實上也不可能會有,管教是戴呈臨終前惟一的依靠,只有郭子雄在場時,戴呈才不感到孤單,才不那麽害怕。

        “我知道。”郭子雄點點頭。

        郭子雄改變了主意。他決定去刑場,陪他的工作對象走完人生最後的一段路。

        下 部

        八

        早上出門,天幕低垂,但光照卻不陰暗,這是天空中的雪對陽光反射。從那時起就有下雪的迹象,但是,天空就像一個人在故意憋氣,陰沈著臉,就是不肯下。此刻終于忍不住紛紛揚揚地下了起來。

        滿天飛舞的雪花,在車窗外飛舞、旋轉,沒有盡頭、沒有方向,無聲無息的,觸地即逝。

        這是明州市入冬以來第一場大雪。俗話說,冬雪似個寶,春雪是根草。明州市是個南方城市,又瀕臨大海,曆史上入冬時下大雪的情形並不多見。

        若是之前,郭子雄會滿懷喜悅歡呼這漫天飛雪的到來。瑞雪兆豐年嘛。且下雪了,意味著離新年鍾聲的敲響也就不遠了,隨之而來的就是濃濃的節日氣氛。每當這個時候郭子雄的內心會因爲覺得溫暖而變得豐盈起來。

        可是,今天,也就是此時此刻,郭子雄的內心沒有絲毫的歡愉,反而感到有一種隱隱的疼痛。

        记得20多年前刚从警时,有一次,警校上《刑诉法》课,为了让學生全面了解一个案件从侦查-起诉-判决,到最后执行的全过程,同时也为锻炼學生心理素质,课堂上播放录像資料,内容是该市黑社会头目枪决的全过程。

        影像中長時間的血腥場面、特寫鏡頭,令郭子雄膽戰心驚,嘔吐不止,很長一段時間,郭子雄都回不到正常的生活中來。

        沒有什麽比生命更寶貴,也沒有什麽比扼殺生命更殘忍的事了

        這件事,使郭子雄變得從此對生命更加敬畏。

        而今天,他將直面一個盡管罪大,但並不惡極的生命的消亡。這對于郭子雄來說,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他可以選择远离,因为他的职业没有这个要求。

        上午把戴呈提到9号审訊室,郭子雄的任务就算完成,然而,当戴呈企求的目光和他的眼光交汇的一刹那间,尤其是戴呈说“我怕”的话,使郭子雄感到他必须对这个即将消亡的生命作最后的关照。

        死刑可怕,但更可怕的是等待被執行的整個過程,一審判處死刑到最後的執行,會有一個時間差,因案件的不同有長有短,短則幾個月,長則可達一、兩年。

        處在這個階段的死刑犯,生不如死,就像一個人在黑暗的深洞裏被一雙無形的手推著往前,知道前面必定會給他致命的一槍。

        卻不知道這一槍出現在哪一天、哪個時刻。自傷自殘的、發瘋發狂的、生病臥床的,上吊自殺的,諸如此類的各種情形,糾結著,時有發生,就是對這種恐懼的最直接反映。

        個中煉獄般的感受,非本人不可理解。

        一些法律制度相對完整的國家,如歐美,在他們的法系中,當一個罪犯被判處死刑後,法庭會安排一名專職人員,幫助並陪伴他(她)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

        這個人,謂之爲靈魂輔導員,一般由神職人員如牧師或者律師充任。職責是,當他(她)悲觀時,給與力量、絕望時,給予希望,痛苦時,給予慰藉,狂躁時,設法讓其平靜。甚至爲其祈禱、忏悔,對即將走向死亡的罪犯,實現靈魂上的救贖,讓他們平靜地、盡可能不那麽仇恨、痛苦地離開這個世界。

        法律无情,人有情,这是何等的人道?郭子雄常为此感慨不疫x?/span>

        郭子雄今天想充當一回靈魂輔導員這一角色,他不想以人性的捍衛者自居,他從沒覺得自己有那麽高尚,也不想有那麽高尚。事實是,他也是最後一刻才改變主意的。

        戴呈是他管過的所有人犯中,表現較好的一個。平時配合管教,爲維護監房安全,樹立良好的監室風氣起到表率作用。

        看守所管教工作,重中之重是確保安全無事故。但是,由于特定的環境下,在押人員的心靈多多少少會有扭曲。也或許應了“無事生非”這句話,在押人員在裏面的所作所爲、所思所想非平常人可以理解。

        他們會像小朋友過家家那樣,在監房裏建立“政權”,設立所謂的國家。什麽國家主席、內閣總理,包括法院院長、總檢察長等,一應俱全。國家主席當然就是老大,高高在上,發號施令,而一般的犯人自然就是“平頭百姓”,只有爲“當官”服務的份。

        新犯進來,他們還會開設法庭,進行所謂“庭審”,問一些基本情況。

        其實,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是一些疑難雜案。要是遇到個別比如強奸、猥亵婦女等帶有性方面的案子,他們勁頭就更足了。會不斷地叫當事人複述當時的細節,還叫他模擬當時的動作或場景。如果動作做的不到位,或者沒讓他們盡心,他們就會變著法子整人。“鴨子過河”、“電唱機”、“看彩色電視”等等,種種此類的損人的花樣,一個接著一個,層出不窮。

        這些,當然都是秘密進行的,不會讓管教知道,而且被體罰和虐待的新犯,事後都還不敢聲張。往往是管教看到誰誰眼青鼻子腫,一盤問,才知道是怎麽回事。但你能怎樣?在監獄這種環境下,他們的所作所爲,更多的是遊戲成分,尋歡作樂而已,以打發難熬的鐵窗時光。

        事實上也確實沒造成大的後果。加刑?不夠。打罵?更不行。在人性化管理的大背景下,還真不敢有別的懲罰措施。頂多是批評教育,寫檢查了事。久了,這種教育跟沒教育的一個樣,致使類似事情,屢禁不絕,成了監獄裏普遍現象。

        但是,自從戴呈來了以後,4316號監房就再沒發生類似事情。倒不是他有三頭六臂,特別能。

        說出來很簡單,一是,戴呈是死刑犯,在“案重爲大”的監獄這種環境下,地位就高;二是,戴呈出手大方。盡管當時他的所有贓款被退賠,更多的還沒追回,經濟上也是捉襟見肘,並不富裕。但監室裏有許多“三無”人員,平常的日用品,如肥皂、毛巾之類,還有零食什麽的,等生活上用度,雖說額度不大,但卻是必須的,戴呈他總是慷慨相助。

        吃他的,用他的,加上以身作則,威信就高,大家自然都聽他的。既然看守所不允許有這種事情,戴呈當然不會讓他們做。

        他這麽做當然有他的考慮,希望據此立功贖罪,得以輕判。

        總之,自從戴呈到了看守所以後,4316監房再也沒發生類似的事情,還月月被評爲生産先進監室和文明監室。郭子雄很受過戴呈到來後帶來諸多的好處。

        鑒于此,郭子雄曾爲此向法院遞交過一份關于戴呈在羁押期間良好表現的材料,希望法院量刑時,給予綜合考慮。但是,因爲沒有具體的重大立功表現,沒有可操作性,法院不予采納。

        戴呈的虛開增值稅發票案,在“給國家造成的經濟損失”的數額認定上,郭子雄認爲計算有誤,其中幾筆戴呈是爲了避免向稅務機關交稅,自己爲自己虛開進項增值稅發票,以沖抵因虛開銷項增值稅發票形成的應交稅額,沒有實際交易活動,不能計算在內,郭子雄把自己的意見告訴了戴呈,後由律師在法庭上提出。

        盡管當時業內存在著意見分歧,但最終法院采納了這個意見。剔除了其中的100多萬。但是給國家造成的2000多萬經濟損失中,這區區100多萬沒有實際意義,仍然不能改變“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給國家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之現實。

        二審法院最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郭子雄只是一個看守所的管教,沒有任何特權。他從人道主義這個角度,以自己擁有的法律知識和工作經驗,站在法律公正的立場上,給戴呈以法律上的幫助,想籍此留住他的生命。

        但是,戴呈的罪行觸犯的是《刑法》第205條第2款之規定,依據法律,只能判處死刑,就是換郭子雄,也只能這麽判。誰都無法挽救戴呈。

        盡管如此,郭子雄內心總抹不去對戴呈那一絲歉意,當戴呈被推上囚車和他的目光相交的瞬間,郭子雄改變了原有的想法,決定送戴呈人生最後的那一段路。

        郭子雄崇尚一切美好的事物,對美有一種本能的向往,對醜惡和太過沈重的現象,又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抵觸情緒。他當了大半輩子警察,接觸最多的是社會陰暗面,但這並沒有改變他的性格、改變他對美好事物的追求。

        他始終這麽認爲,穿了警服他是個警察,脫了警服就和普通人無異,爲什麽還要受職業上的那些條條框框的約束。

        有一次他在單位同事面前大談特談他的三個最愛:第一,書;第二,女人,第三,品茗。有同事說,你是警察,講話注意影響,怎麽能把女人放到最愛呢?

        郭子雄說:“警察怎麽了?警察就不能喜歡女人?”然後說了一大堆什麽女人占世界人口的一半,失去女人,意味將失去至少一半的世界雲雲。完了,還說了一句:“我傻啊?!”

        九

        刑場安排在火葬場附近,火葬場在明州市的東部郊區,從看守所出發到那裏,須穿過整個市區。那裏群山懷抱、綠樹掩映。是個山清水秀的地方。

        刑场所以選择在那里,意图不言而喻,远离市区,隐蔽、安全,执行完了后,后事处理也方便。

        郭子雄坐在车里,默不作声,他尽量避免不去想眼前的事情,这太残酷,太过于沉重了。他想象着一切美好的事物。文學、音乐、美丽的姑娘,还有他纵情山水间时所经历的一段段美好时光。

        雪還在不停地下著,剛從看守所出來時,雪中還夾雜著雨絲,此刻已是純粹的雪花了,那雪花像一朵朵綻放著的白色花朵,從空中輕輕地飄落著,舒緩又美麗。

        郭子雄久久地凝視著窗外……

        漸漸地、漸漸地,那雪花慢慢變大,朦胧,複又變清晰,最後幻化成一座美麗的雪山。

        潔白的雪峰發著聖潔的光芒,冰清玉潔,像一把鋒利無比的鋼刀,直刺藍天。雪峰下是一條淙淙流淌的小溪,像玉帶,一路淺吟低唱,在已經枯黃的草地上,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流向遠方。

        一個穿著紅衣服的美麗小女孩。

        四川——稻城——亞丁——仙乃日神山下。郭子雄記起來了,那是去年秋天,他在旅途中邂逅的一個來自上海的小姑娘。

        “叔叔,你看你看,你看到了嗎?”女孩驚呼起來。

        “看到什麽了?”郭子雄沒反應過來。

        “雪花啊!?”

        郭子雄正在專心致志地拍山上的野山羊,這才注意到,剛才還晴朗的天空,這時已飄起了雪。但是,雪下得並不大,郭子雄沒發現有什麽異樣,問:“雪花怎麽了?”

        “雪花好漂亮、好美麗喲,她竟然是六角形的,六角形的啊!”女孩爲她這偉大的發現,興奮得滿臉通紅。

        “哈哈,小姑娘,雪花本來就呈幾何圖形的啊,是六角形的,你以前沒見過雪花嗎?”

        “可是,可是上海的雪花不是這樣子的,我從沒見過六角形的雪花。”女孩不甘示弱,甚至對郭子雄的冷漠和不以爲然,感到有些憤怒。邊說邊踮起腳尖,一手按住他的肩膀,一手從他的帽子上拾起一枚雪花,用拇指和食指輕輕捏住其中的一角,舉到郭子雄的眼前:“你看嘛、你看嘛,叔叔!”

        郭子雄這才看得真切,好規整的幾何圖形,六個角,邊和角輪廓分明,整個雪花晶瑩剔透,五彩缤紛。確實非同尋常。郭子雄感慨系之。但是,最讓他感動的還是當時的那個場景。

        一個穿紅衣服的女孩,神情專注地舉著一枚美麗無比的雪花,背景是稻城仙乃日雪山,腳下是草原和溪流。好美的情景、好純真的女孩哦!

        郭子雄拍下了這動人的一幕,取名《發現》。

        戴呈也有這麽個女孩,一樣的紅色外套,一樣的清純美麗,一樣的青春年少。郭子雄由那個女孩,聯想到了這個女孩。再由這個女孩回想到那個女孩,兩個女孩一會兒重疊,一會兒分開,時常交織在一起,郭子雄一時都分不清誰是誰了。

        但是,兩個女孩的境遇是如此的不同,相同的對話對象,對話的內容竟然一個是天堂,一個地獄。戴呈的女兒能想象,上午和他對話的叔叔,目前正押送他的父親去刑場嗎?

        戴呈早年離異,前妻跟了日本的老公去了日本,之後在日本定居從此再沒回來過。也就是說,不用多久,那女孩就徹底成了孤兒,她和年邁的奶奶相依爲命能維持多久?早晚有一天女孩會知道事情的真相,那麽,女孩能接受父親被槍決這一事實嗎?她以後還能以正常人的心態去面對當今這一日千裏,飛速發展的社會嗎?

        郭子雄突然覺得,人,如果沒腦子就好了,哪怕是狗啊貓啊什麽的,就是神經病也比這好,這樣,至少不會有上述之痛,這太沈重、太嚴酷了。

        車速慢了下來,從省道的主幹線上,折向左邊的小道。車身輕輕一晃,把郭子雄從遙遠的記憶中拉回到了眼前。他這才發現,車隊快到刑場了。郭子雄收回思緒,神情緊張了起來。

        十

        從這條小道深入500米,然後右拐就是殡儀館。車隊到了岔路口後,沒有折向右邊,而是直行,一直往前開。約300米左右,有個彎道,拐過之後,是一片開闊地,遠處有一個湖泊,四周長滿蘆葦。好隱蔽的場所。

        車隊陸陸續續停了下來,最前面的是公安的警車,中間那輛是載有戴呈的囚車,再後的警車依次是法院和檢察院的,醫院和殡儀館的車子殿後。

        各部門分工明確,每個部門、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麽。公安擔任警戒,檢察院負責現場監督,法院是執行的總指揮。法醫、武警、醫生、書記員都做著各自的准備工作。一切工作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兩名法警把戴呈從囚車裏押了下來,此時的戴呈面如土色,全然沒有了在看守所作最後宣判時的那種硬氣,盡管那硬氣也是裝出來的。

        他低著頭,身子發軟,法警幾乎是架持著他的雙臂才下得車來。

        郭子雄走了過去,走到戴呈身邊,只要戴呈擡起頭來,就能一眼看到他。郭子雄希望戴呈能看到自己,這樣的話,或許能給他壯個膽,好讓他少一點害怕,哪怕是一丁點。然而,戴呈像失去知覺一樣,全然沒有反映。

        法警把戴呈帶到前面的開闊地,停下,讓他面朝山體,然後在他的雙肩重重一拍,“撲通”一聲,戴呈跪倒在地。

        持槍的武警,動作敏捷地站到戴呈身後的位置上,距他的身體約兩三米,槍口朝上,等待執行的命令。

        指揮員拿著旗子,等待著各項准備工作就緒。

        十分鍾後。

        “預備…”指揮員舉起了小旗子。

        “咔嚓”武警拉動槍機,子彈上膛,移步上前,舉槍、瞄准。

        像是從昏迷中醒來,跪著的戴呈突然擡起頭,扭過頭來…

        這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到意外,剛才無意識似地任憑擺布,眼看著就要執行了,怎麽突然就有意識地回頭了?他想幹什麽?

        郭子雄欲走近戴呈。但沒等他上去,法警已疾步上前,雙手把住戴呈的腦袋,一使勁,把他的頭擰了回去,完後,即刻退出,回到原位。

        空氣像凝固了似地,仿佛能聽得到時間的走動,滴答、滴答…

        “放!”

        指揮員發出口令。

        與此同時,小旗從高處落了下來,

        “砰砰”,武警扣動了沖鋒槍的扳機,連發。槍聲沈悶但卻響亮,槍聲劃破整個天空。

        郭子雄的心一陣痙攣,像是被什麽東西重重一擊。

        槍聲穿過田野,傳向遠方,撲棱撲棱,驚起湖中的水鳥。

        兩名武警,動作幹淨利落,幾乎是與槍響的同時,身體後跳,站到原位,保持射擊前的姿勢,持槍,槍管朝上。

        槍口上還冒著縷縷青煙,袅袅升向天空。

        隨著槍響,跪著的戴呈,撲通一聲,面朝下,撲到在地。兩只腳不停地抽搐,鞋子不知何時已經脫落,腳下是兩道腳尖扒拉出來的深深的印痕,襪子退到腳後跟,上面沾滿枯葉和泥土。

        身子只快速地扭動幾下,再沒動彈。

        中彈的後腦勺上,白色的腦漿,四處迸濺,窟窿上冒著血泡,起先是淡白色的,然後才是汩汩地如泉湧般紅色的血。

        不久,身下滲出暗紅色的血,血流如湧,慢慢地向四周彌漫開來…法醫走了過來,用手中的鐵條在頭部著彈的洞中快速攪動幾下,確認戴呈已經死亡。

        臨場書記員對著現場及戴呈的屍體,摁動了相機快門,拍下方位和遺體照,並用文字加注,記錄了現場執行的全過程。

        現場指揮員,展開手中的布告,覆蓋到戴呈的屍體上。

        布告上黑色的文字和猩紅的巴叉,赫然在目:

        戴呈 男 37岁 大學文化程度……

        ……

        風,翻動著白色布告,像舞動的幡,“嘩啦啦、嘩啦啦”地作響……宣告著一條生命的終結。

        两名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把戴呈装进白色的裹尸袋,拖向早已等在那里的手術车……

        郭子雄的胃一陣緊縮,終于止不住嘔吐起來。

        人的生命竟如此脆弱,也就這麽一兩分鍾,鮮活的生命之火就這樣熄滅了。

        他感到無盡的悲哀,一種物傷其類的悲哀。以至于他對生命存在的意義産生了動搖。

        每个人总有一死,所不同的是死的方式方法和时间的长短而疫xH松喽蹋馔就椋松囊庖搴卧?

        郭子雄突然覺得人活著好乏味,好沒勁,他耷拉著腦袋,一時竟提不起精神來。

        雪不知什麽時候已經停了,風起了,卷起一片殘葉。

        遠處湖泊的上空,水鳥在不停地盤旋、翻飛,四周的蘆葦輕輕地搖晃。這景色似曾相識,好像哪裏見過?郭子雄覺得十分奇怪。

        突然,他想到了昨晚的夢。

        啊?眼前的景竟然跟昨晚的夢境一模一樣。原來他夢到了今天的刑場,這太不可思議了,郭子雄驚得目瞪口呆……
       

        作者简介:胡广伟,笔名胡泊,宁波人,宁波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民警,一级警督。《中国作家》签约作家,浙江省作协会员,宁波市作协会员,《天一文化》杂志专栏作家。他从2003年潜心文學创作。多篇作品在全国获奖。其散文《追梦天姥山》在《中国作家》杂志社举办的“金秋之旅”全国文學征文大赛中,获散文类三等奖。中篇小說《最後的槍聲》发表在《中国作家》2012第7期上,并获2001——2002年度宁波优秀文學作品奖。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學精選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

      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