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494章 神在聆听

咪乐|宝宝|直播 借鉴南宋“体恤民生”的仁义之举,坚持以人为本、以民为先,提升杭州的社会生活品质。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巨幕上面的动画,此时此刻已经播放到哪吒展开三头六臂将铺满了整片陈塘关的冰块支撑着,而七彩哥的话,却让冰喉的嘴角露出了一道深深的笑意“这样猖獗的话,如果让圣剑骑士团的那些老爷子们听到的话,说不上吹胡子瞪眼,拍案而起骂你百足大虫死而不僵,我倒是非常相信的。”

    七彩哥身边的一群大学生们已经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随着剧情而流泪,七彩哥看到他脸上维诺的样子,忍不住的搂-住了冰喉的肩膀“这么多年,你们还在当‘灵座’他们的狗腿子啊?”

    他空中的灵座就是当时把老国王神游过去跟老国王亲切攀谈的那个人。

    “得干活啊。”,冰喉叹息一声“毕竟也不算是普通人,只要老老实实的上班就行了,我们的肩膀上面可是有着非常了不起的担子。”

    恩恩,这倒是非常坦诚的话,但是七彩哥则是意味深长的说都“詹礼佛,这么多年,鞍前马后,辛辛苦苦终于混到了今天的地位,也许在外人的眼中看起来是那样的风光无限,但是风光背后的那些苦涩,也只有自己才能够清楚明白,唉。”

    七彩哥叹息一声,好像是善解人意的拍了拍冰喉的肩膀“想着是就这样头破血流的混下去,但是越混越发现,不是自己的,永远都不是自己的,是一条走狗,那就注定当一辈子的鹰犬,不管付出多少的努力,就是被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不要打断我,因为我真的非常的心疼你,你看你,也是两鬓斑白了。”

    他抚摸着冰喉两侧的白头发,然后不禁感叹:你瞧,岁月不饶人呐。

    “你少给我这一套。”,冰喉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是在策反一个为圣剑骑士团付出终生的良将来做点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吗?哼,你觉得的你的口才有多好?”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七彩哥淡淡的说道“只是宛若老朋友一样的去叙旧,我知道这位老朋友内心一直有股躁动的火焰,你知道曹操吧?我们国家很伟大的一位人才,他说过一句话:老骥伏枥,志存千里,通俗点的解释就是说,即便是一头苍老的野兽,它也有着远大的志向。”

    “哼。”,冰喉的脸上露出嗤之以鼻的笑容后说道“要叙旧我也不想要跟你叙旧,我脖颈上面的伤痕,是你带给我的侮辱,伴随我一生,你就等着你存在的消息昭告天下众人皆知吧,到时候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心情在这里看动画。”

    冰喉说着站起身,欲走,并且说道:顺便告诉你,相比曹操,我更加喜欢宋江。

    “能够放下内心成见和仇恨的人,才是英雄。”

    七彩哥的一句话让冰喉陡然止住了脚步,满脸的深思熟虑中同时握紧了拳头。

    “你站起来干嘛?”,七彩哥仿佛吃定他一样的问道。

    “去…去…”,冰喉踌躇了半天指着外面说道“去买份爆米花。”

    记得放点海苔,我喜欢吃,七彩哥看着他的背影继续低吼:杀光他们,小哪吒。

    XXXX

    华夏国,边境防线,敦煌机场。

    所有准备旅途的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打发着候机时候的寂寞和无聊,只有司马良身边的那个女人站起身说道“啊,张开嘴我看看。”,司马良听话的张开嘴,他的牙齿里面藏着微型毒药弹,只要他敢稍微的反抗,毒药弹立刻就会爆炸。

    那女人很放心的笑了笑,然后自顾自的走进了女洗手间。

    她前脚刚刚进入卫生间,下一刻一个推着垃圾车的垃圾工立刻走到了司马良的面前“钻进去。”,垃圾工命令道,司马良先是一愣,紧接着反映过来是天门的人来救援自己了,立刻狂喜,但是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里面,有些犹豫。

    那人几乎是将胆小的司马良强行的塞进垃圾桶里面,然后快速的离开。

    那女人哼着歌坐在了马桶上面,紧接着脸色微微一变的时候,透过厕所的门能够看到换一双穿着匡威高帮帆布鞋的人站在门前,她没有声张,而是继续哼着歌,然后拉上裤子,摁下抽水马桶的时候,突然握紧了拳头。

    1

    2

    3…

    她倒数的时候眼神陡然间变得凶狠,紧接着一拳头直接“嘭…”的一下打穿了厕所门,拳头直逼出去的瞬间,被一双如同螃蟹有力的右手直接抓住。

    这一下的交锋顿时让女人脸色大变。

    那人没有为难她,而是将右手松开,并且退后了一步说道“出来吧,冥雀。”

    她居然知道自己的代号?这一下让冥雀有些吃惊,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一个一身黑衣服的男人抱着手靠在洗漱台上面,他既戴着鸭舌帽,同样卫衣的帽子同样戴着,显得十分的诡秘,冥雀压低声音问道“你是谁?”

    一大群准备进来上洗手间的姑娘们看到门口立着的“维修,请等待五分钟”的牌子后离开。

    “天门集团韩国分部情报总长-沉戟。”,他直接说道。

    冥雀有些惊讶,她出南吴城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而且自己的行车路线也是特别的神秘莫测,根本不是按照正常的路线来走的,而且很尽量的在躲避着监控和收费站那些特殊又敏感的地方,没想到连这样都能够被发现吗?这个人是在她身后长了眼睛?

    “公孙家族的?”,但是沉戟的名声很响亮,冥雀当然知道他“无冤无仇吧?”

    “夏天老大给饭吃,我的职责就是让老大睡好觉。”,沉戟从腰间掏出手枪说道

    “自己绑自己还是我来动手?”

    冥雀并不害怕手枪,她快速的冷静下来,从怀中掏出一根橙子味道的电子烟,抱着手突然后背靠着墙,然后冷哼了一声说道“沉戟,司马良这个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人物亲手交到我手上的,如果路上遇到了什么岔子的话…或者是我出了什么岔子的话,你可就是在给你们天门找麻烦,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不用说那些虚虚实实的东西,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既然知道我的代号,那么连我身后的背景想必你都调查的一干二净吧?

    可是下一刻冥雀的脸立刻微微变动,因为沉戟直接拉下手枪的保险

    “你敢。”,冥雀立刻低声怒吼起来。

    “piu…”的一声子弹经过消声器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冥雀的心脏上面直接爆发出一个鲜血,她手中的电子烟掉落的时候,冥雀捂着心脏不断的后退着,同时大脑迅速的向总部传输出去自己已经死亡的讯息。

    沉戟一边行走一边不断的扣动着扳机,一颗颗的子弹不断的打进冥雀的身体里面,直到冥雀彻底的躺在地上完全的死亡,沉戟才收起手枪走过去。

    他从怀中掏出来一支大头笔,在岩雀的脸上依次标下:鼻梁、额宽、嘴唇这些面部标尺后,又从冥雀的怀中拿出来一部手机,只有一个号码打进来过,沉戟将号码发送给夜河星那边,被回复:卫星号码,无从查找,看看还有没有别的线索。

    沉戟继续摸尸,直到从冥雀的胸-罩里面掏出来一张卡片。

    卡片上面是一根寒冰羽毛,再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讯息,沉戟与夜河星进行了视频通话,那边的夜河星看着寒冰羽毛说道“看起来像是凤,又像是凰,也有可能是鸾,网络上这种图案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我要去暗网里面广发英雄帖了。”

    沉戟挂断,走出洗手间的时候,一个推着垃圾车的人和一个拿着拖把的人同时走进了卫生间。

    敦煌机场停车场,公孙臣看着上车的沉戟问道“寒冰羽毛是什么东西?”

    “看着像是她组织的标记。”,沉戟耸耸肩“不知道是什么鬼组织,冥雀的讯息我也是买来的,其实我对她一点都不了解。”

    “你杀的可真够果断的。”,公孙臣踩着油门朝着天门的方向行驶“脸皮什么时候制作出来?”

    “死人是最安全的,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沉戟拿着冥雀的手机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冥雀了。”

    XXXX

    世界,某地,一根闪耀着冰霜气息的羽毛镶嵌在巨墙之中!

    宽阔的房间里面就像是一个小型的世界一样,各式各样的黑影要么是三五成群的站立着,要么是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面和沙发上面,场面非常的肃静,却只有一只高贵的波斯猫旁若无人的叫着,然后蹦跳到一个男人的膝盖上面。

    那个男人一边轻轻的抚摸着波斯猫一边频频点头,直到菲说“很显然是,冥雀背叛了月下毁灭,毁灭的意思是让冥雀让司马良人间蒸发,但是冥雀又贩卖给了我们,现在人让沉戟他们半路街道了,而且沉戟很可能伪装成冥雀回去探索月下毁灭的踪迹,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而且好像世界上,还有人在伪装成月下毁灭在南吴城里面兴风作浪啊。”

    “我在听,继续。”,那摸着波斯猫的人发出一个淡淡的女声说道。

    “司马良这个人的话,还需要吗?”,菲问道。

    “被这么多方势力所抢夺的人,他并非只是知道月下毁灭那么简单。”,乌魅也是从黑暗的人群中走出来“但是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终极目标可是夏天的夜空星辰。”

    “目光岂能够如此的短浅呢?不要忘记了,因为神灾和白妖皇的事情,殿长可是操碎了不少心,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能够更加操心,姜沉舟哪把老骨头还能够活多久?就算到时候黑曜上位,黑暗世界因为失去老国王也是元气大伤,如果想要彻底的让五大领导者和所有一切阻碍我们的势力统统都烟消云散的话,是时候,对皇甫家族出手了。”,又是一个黑影说道。

    其他人有些人看向坐在王座上面的人问道:需要对皇甫若词动手吗?

    波斯猫静静的躺在她身上看起来格外的温顺。

    她依然在不断的抚摸着它,淡淡的说道“继续,我在听。”

    而当镜头的画面慢慢的拉远的时候,只看到那一面耸立在世界未知地方的那一面巨墙后面,一株高达千米的巨树闪耀着熠熠生辉的光芒,上面密密麻麻的结满了各式各样的青苹果,全部都在怒风的吹动中不断的摇摇晃晃着。

    菲将双脚放在茶几上面说道“需要跟法国皇室打声招呼吗?”

    “大可不必。”,那美丽的双手抚摸着波斯猫让她离开,然后端起茶杯微微的喝了口茶“司马良太过于显眼的话,就将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菲,乌魅,趁着南吴城空档的时候,你们两去一趟南吴城吧,直接跟毁灭正面交谈,他到底永远是世界政府的人,不会如此的愚昧的。”

    菲摇摇头“不想去,南吴城有夜宴,一去就被盯上了。”

    “那就换个城市聊吧。”,她说道“告诉毁灭沉戟他们在盯着他,顺势给他一个人情。”

    “继续说说白色政府那边的动向吧。”,她将茶杯缓缓的放下说道“我在听。”

    XXXX

    华夏国,湘西,十万大山。

    村口旁边停着一辆顶级的迈巴赫,这还是睹物思人专门从轩泉市调配过来的。

    莽莽的十万大山里面就算是经验最丰富的老猎人都非常容易迷路,更何况还有望山跑死马这句话,沈残本来没有几步路的路程,后来越走越久,再加上烈日的炙烤和蝉鸣的狂叫,以及一直看不到尽头的丛林山岳,他终于妥协了举起手“稍微休息一下吧,散根烟也行啊。”

    小孟婆连连点头说道“这感情好,那我去弄点山泉水去。”

    说着拿着壶走入了一条隐秘的小道里面。

    沈残坐在树荫下面,身边的黑蛇王也是脱掉了衣服,露出满身巨蛇的刺青用草帽扇风着,这个黑蛇王就是当时在黑暗都市里面被老白要高利贷的哪位,自从被龙潮歌救赎之后,回到现实世界说什么都要跟着残哥开始混,他也是名声在外,沈残对他知根知底的,这次任务索性就把他一起带了过来。

    小孟婆就是村子里面的人,能够通灵,上至天神下至地府据说很神很神。

    是神行太保和无暇根据巫医遥欢的吩咐来安排的:待会儿从天门要来一个大人物,别因为人家在天门没有编制就怠慢喽,他现在可是东-南亚秒杀白龙王的大家伙,千万不要没礼貌,让小孟婆带路,小山带着无暇过去玩,顺便听点古老的故事,回来也讲给我听听。

    神行太保也就是小山,此时此刻正在给无暇抓蜻蜓,无暇拍着手不断的喊着:厉害厉害。

    而沈残被苏逊交代:那个少女,一掌能拍死你,不要耍大牌。

    沈残叫委屈:小苏军师,我向来都是很低调的。

    说完就打电话说道“把我轩泉市的迈巴赫给我调过来,我要风光点过去。”

    天气炙热,沈残也是扇风,终于明白了军师交代自己的重要任务:木家村的古洞之中残留着大量的壁画,很有参考意义,因为你懂点玄学,将壁画全部都带回来吧,话说,木家的祖先跟水神的祖先,当年居然有那么深厚的瓜葛。

    “凌峰,不来一根吗?”,沈残转过头问着身后自己的保镖。

    凌峰摇摇头,抬起头望着天空,对于华夏国,他有着太多的思念。

    修整,喝了山泉,沁人心脾,继续往大山里面走,日头正毒辣的时候,小孟婆说:到了!

    一座巨山高-耸入云,植被更是葱葱绿绿,但是骇人的是,大山的底部有两个巨型的山洞,洞口的杂草和植被全部都趴在地上,看起来好像经常有东西爬过去一样,那黑蛇王立刻说道“老大,味道,味道很不对劲。”

    小孟婆说道:里面有木家的远古守护神,遥欢老哥既然吩咐了,这种事情,我来做。

    她是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五的老者,戴着头巾,此时此刻站在古洞前面,嗓子眼里面陡然的飘出幽幽的声音“呜呜呜呜…”持续了整整三十秒后,她抓起来地上一把泥土塞进嘴巴里面,然后伸出苍老的双手“啪啪啪”的拍了拍后开始唱起歌…

    这歌声可不比什么流行音乐,那叫一个真的难听,而且听不懂词语什么的,沈残依稀只能够听到“赶尸”“涨水”“漂浮”“棺”这些乱七八糟的字眼,而那小孟婆的声音时而高亢,时而狂啸,时而又非常的低沉。

    她唱歌中,周围的人只感觉到身边的温度越来越冷。

    灼热的阳光照耀在身体上面,一丁点滚烫的感觉都没有。

    唱完歌的小孟婆似乎很累,一边漱口一边告诉沈残:我唱的是阴歌,这种歌,世界上没有几个人会唱了,我声音难听,所以唱的不好听,水神唱的好听,我小时候,黄河涨水,我妈妈带着我去看过一次,那水可比水库开闸壮观多了,像是滚滚的巨龙在咆哮,水神就站在竹筏上面,撑着油纸伞,提着煤油灯,唱着阴歌,你能够看到…河面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棺材在漂流,随后水神用黄河之水凝聚成一根水鞭子,一鞭子抽打在那些棺材上面,几千具棺材,在奔流的河水中朝着前方继续的奔腾,水神掌棺,像不像湘西赶尸呀?

    说完,洞口里面响起来了轰隆隆的轰鸣声。

    紧接着两条一黑一白的巨蛇从两个洞口中疯狂的钻出来。

    巨蛇的头顶上面,站着两个身穿破衣的人,小孟婆说:他们,就是湘西赶尸里面的尸!

    XXX

    世界,黑暗世界,一条彩虹从废弃世界升腾起来降落在财之都,然后从财之都依次朝着无梦城、暗部、夜都、花之都、武圣之都所有的方向连接着。

    彩虹桥链接七度空间,让所有人都知道怎么回事。

    “国母出关了。”

    黑暗世界,云顶峰,一股天蓝色的恐怖灵力笔直的冲天而起,直接轰炸在苍穹上面,让滚滚的云雾都一圈圈扩散中,老国王站在云顶峰下面,手里面拿着一根烟杆,烟斗里面没有放烟丝,一个绣着鸳鸯的烟丝包被绳索缠绕在烟杆上面,这可是老国王跟她结婚的时候送的定情信物。

    灵光一闪,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盘着头发、披着百凤图大氅的女人出现在老国王的身边。

    “嘿嘿…”,老国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真会找事啊,姜沉舟,老娘关键时候就被你打断,说吧,怎么补偿我?”

    老国王二话不说用力点头“买,啥都买!”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