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理财

肉车R太芥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毫无疑问,只要人多的情况下,那在任何时候,分散逃跑,都是活命的最大机会。



    而现在,这些妖魔就是这么做的。



    毕竟,他们有数量超过七百,而血瑰战队只有百人,哪怕平均分配的话,都得一人追击七位妖魔才是。



    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当看到这些妖魔分散逃离的时候,夏岚的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



    “该死!”



    “可恶!”



    “别管其他了,找能杀的杀!”



    血瑰战队的其他成员,也都是懊恼开口。



    双方实力均等,妖魔要是真打算逃走的话,他们还真不可能全部拦下。



    可是——



    无论妖魔,还是血瑰战队,都忽略了那位身着白衣的隐藏大佬!



    “哗!!!”



    火红色的光芒,骤然从四周弥漫而出。



    夏岚眼瞳收缩,抬头看去,但见这光芒化作了四道光幕,呈现正方形,宛如牢笼一般,将所有的妖魔,都隔绝在了其中!



    光幕在收缩,妖魔也在后退。



    他们不断出手,欲要将光幕给轰破,可那光幕却是极其坚硬,且其上所散发的炙热温度,令他们完全不敢靠近,一切的气血之力,在轰向光幕的时候,都会刹那融化!



    “秩序领域?!”



    倒吸凉气的声音再次传来。



    诸多妖魔,彻底绝望。



    他们加入战场这么长时间以来,几乎没怎么碰到过,拥有秩序领域的人族。



    哪怕是有那么一两次碰到过,对方的修为,也是与自己对等,最终合力之下,是可以将其破开的。



    但此刻,双方的实力,明显不对等!



    那其名‘暴雪’的白衣人族,至少也拥有七重虚圣的战力。



    甚至……凡圣!!!



    “我的天……”



    血瑰战队这边,同样脑海炸裂,震骇无比。



    整个血瑰战队,一百位成员,没有一个拥有秩序领域的。



    不是他们不想开辟,而是太难太难。



    放眼整个圣域之中,无论何等修为,能开辟出领域之人,又有几个?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就不会往领域的方向去想。



    可现在,苏寒却再次给了他们一个惊喜,巨大的惊喜!



    “哗哗哗哗……”



    火焰在虚空当中弥漫,凝聚成无数火球,每一个火球当中,都倒映出了苏寒的身影。



    “罢了……”



    苏寒轻吸了口气:“既然已经出手,那就算是第二个见面礼,无需你们出手了。”



    “轰!!!”



    话音落下之时,在血瑰战队其他成员的震惊当中,那些火球,全部落下!



    “啊!!!”



    “暴雪,你不得好死!!!”



    “可恶的人族,血月之尊定会替我等报仇!”



    “待到血月布满天下,我妖魔脚步,必要踏平人族境域!!!”



    “……”



    诸多的嘶吼声,在那些妖魔临死之前,从他们嘴中嘶吼了出来。



    肉眼可见,当火球与他们接触之时,所有的气血之力,都会在刹那之间蒸发。



    所谓的防御、攻击等等,真的如同纸张一般薄弱。



    就连那些虚圣妖魔,都没有存活的可能!



    他们能抵御住一颗火球,却抵御不住第二颗、第三颗,乃至于更多!



    ……



    也不知多长的时间过去,荆棘丛林这边,终于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血瑰战队的人,也站在苏寒的火焰领域之中。



    但他们并未受伤,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这从未敢想,却已经发生的一切。



    七百多名妖魔,全部死亡!



    躯体尽皆被融化,血液都不曾存在,唯有头颅,保护的完好无损。



    苏寒一身白衣,立于火焰领域中心,明明跟四周的火红有所冲突,但看起来,依旧是像极了传说中的火神。



    他没有展现其他领域,甚至连火焰领域的领域之术‘祝融神枪’,都没有施展。



    这就是实力的巨大差距!



    他,几乎能够碾压,凡圣之下的一切修士与妖魔!



    “呼……呼……”



    寂静之中,唯有那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清晰可闻。



    夏岚、黄宗,以及宋玉珠等人,已经没心思去想,这七百多名妖魔,能给血瑰战队,带来多少的积分和战力值了。



    他们只是怔怔的望着苏寒,仿若这一刻的世界当中,就只剩下了那白衣身影。



    “别看了。”



    苏寒摸着鼻子道:“我脸上真没什么东西,之前不是都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吗?我把最重的‘苦力活’都做了,收拾妖魔头颅这种事情,该不会也要我自己来吧?那就有些不公平了呢!”



    众人相视,都是露出浓浓的苦笑。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个之前一直都瞧不起,认为会拖我们后腿的家伙……竟然会这么强。”黄宗脸色有些发白。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救了你一次。”



    苏寒打了个响指,揶揄道:“你可不能忘记此事,不然的话,我就真的伤心了。”



    “忘?”



    黄宗没有开口,宋玉珠却牵强一笑:“便是忘不了,这份恩情,恐怕也没办法还啊!”



    “的确。”



    上官晴幽幽的看了苏寒一眼,道:“又有钱,实力又高,长的还这么好看……你到底缺什么?我们能给你什么?”



    “得得得,都打住,别说了。”



    苏寒无语道:“这怎么,我于危难之中,挺身而出,让大家化险为夷,却还成你们集体讨伐的理由了?”



    “你到底是谁?”夏岚忽然问道。



    “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的我,就是暴雪,血瑰战队的一名普通队员。”苏寒道。



    见夏岚不想罢休的样子,苏寒又道:“这只能证明你的眼光好,那么多战队都看不上我,只有你邀请了我,不是吗?”



    “我就是将眼珠子抠出来,也不会好到这种程度啊!”



    夏岚摇头苦笑,那金色的长发,宛如波浪一般,在阳光的反射之下,映照出了极其迷人的光泽。



    苏寒略微怔神,他想起了那多日未见的几位妻子。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我们也该算一下,这些妖魔,到底能有多少积分了。”苏寒道。



    “这都是你的。”上官晴道。



    “不。”



    苏寒眨了眨眼:“这是我们大家的!”

   此刻,那巨龙大发神威,随着两只瞳孔的异变,那一众强者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巨大的漩涡就如此地狱一般,肆意拉扯着人群。



    顷刻间,便有不少强者被吞入其中。



    而他的气息,在如此磅礴能量的加持下,也随之节节攀升,骇然无比。



    轰!



    恐怖的气息在他周身翻腾着,如威如狱。



    人群无不吓得脸色大变。



    巨龙之威着实震惊了所有人,任谁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了得,这简直……



    有不少人已经吓得瑟瑟发抖,萌生退意。



    正是因为毁灭之主的巨大诱惑,否则,换成其他任何可能,这些人只怕都已经逃了。



    开玩笑,宝物再好,也要有命享用才行。



    是毁灭之主的巨大诱惑,让他们冒险呆在这里。



    可面对着如此恐怖的景象,一行人也吓傻了,瑟瑟发抖。



    金冠男子也不例外,瞳孔猛然,里面满是骇然之色,下意识他看了敖血一眼,眼眸闪动着,也不知在想什么。



    毕竟,巨龙同样也属于龙族的一支,若是这两人联手,那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他心理清楚,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



    因为毁灭之主只能有一个,不管是巨龙还是敖血,都不可能让对方得逞,所以……



    “你还不出手,难道你以为单凭你一个是他的对手?”



    他冲着敖血喊了一句。



    敖血冷漠扫了他一眼,如此死神。



    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他不得不承认,巨龙确实强过他不少,单凭自己一个人想要拿下对方,绝对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



    他身形猛然一闪,庞大的身躯便横压而去,直接袭向了巨龙。



    “哈哈哈!!终于舍得出手了吗?本座还以为你要做缩头乌龟。”巨龙狂笑着,满是讽刺。



    眼眸之中,凶光更甚。



    看的出来,他把敖血也当成了最强的对手。



    不奇怪,毁灭之道原本就龙所掌控的一种规则之力,龙族相对于其他种族来说,无疑有着莫大的优势。



    在场的除了他之外,便是敖血。



    敖血显然就是他最大的对手,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敖血身上。



    此刻见敖血袭来,周身恐怖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盛。



    “死!”



    敖血怒喝着,庞大的身躯横压而下,一只巨大的真龙之爪也随之压了下去。



    轰!



    恐怖的真龙之爪如同天塌,遮天蔽日。



    偌大的空间瞬间被笼罩。



    一股无与伦比的毁灭之气瞬间喷发,让人胆寒,所有人都不禁脸色巨变。



    那巨龙瞳孔也微微一缩,口中却是冷笑着:“不自量力,就凭你这点微末计量也敢与本座争夺毁灭之主?不自量力。”



    轰隆!



    说完同时,巨龙同样恐怖的真龙之爪也猛的砸来。



    无与伦比的气息,夹杂着混沌之气,一只巨大的黑色龙爪凭空凝聚,相比敖血那只龙爪,竟然更加骇然,更加恐怖。



    下一刻,一阵惊天巨响传来,偌大的天地,仿佛彻底爆开了一般。



    恐怖的气浪如同决堤的山洪,一泻千里。



    万事万物,在这恐怖的气息之下,尽皆被冲毁,所有的一切瞬间湮灭。



    太吓人了。



    偌大的天地,如同末日一般,一股寂灭之风肆虐。



    一些实力不够,躲避不及的人群,,顷刻间便化为了灰烬,连渣都没有剩下。



    而敖血,同样如遭雷霆,庞大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



    胸口一股腥甜,几乎要喷出,却被他生生压了下去。



    太强了!



    这一刻,敖血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早就知道对方了得,但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了得。



    没有交上手,感觉远远没有那么真实。



    真正交上手才知道。



    这就是混沌妖族吗?这就是传说中的烛九阴相关的种族?仅仅是疑似和对方有关,就如此强大,真正的烛九阴那么究竟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敖血有些不敢相信,遭受那一击,让他庞大的身躯也略感不适。



    好在龙族虽赖以为傲的就是身躯。



    这一击若是换成同阶的人类武者,只怕已然承受不住,但他到是没有大碍,只是略感不适。



    “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的远古龙族?简直不值一提。”



    “本座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龙族,龙族只有我混沌龙族才是最强大的存在。”



    “你们这群爬虫,甘愿与人类为伍,注定将没落。”



    巨龙咆哮着,口中发出怒喝。



    恐怖的气息自他身上肆意喷发,骇然无比。



    毁灭之力如同龙卷一般,席卷四方。



    快逃!



    人群无不吓得脸色发白,一些实力不够的武者,此刻再也呆不下去了,只想逃离。



    开玩笑,毁灭之主的神位固然很好,可有如此强大的龙族在,他们的希望注定已经破灭,勉强留下来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逃离这里还有一线生机,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与生命相比。



    其它任何东西都微不足道,因为只有留住性命,才能谈其他的,否则,一切都是空口白话。



    轰!!



    呼呼!!



    然而,此刻他们再想逃,看似有些来不及了。



    巨龙黑白瞳孔两色气息陡然大盛,那个巨大的漩涡也随之越来越猛烈,恐怖的气息如同巨大的风暴,肆意席卷一切。



    庞大的吸力,没有人能够抵御,一名名强者被卷入其中。



    各种惨嚎传来。



    顷刻间,原本无数人群直接少了一半。



    滂湃的毁灭之力向着巨龙凝聚而去,而他的气息,也一寸寸暴涨,如威如狱。



    他庞大的体型,直接笼罩着整片天地。



    与之相比,敖血原本已经骇人的身躯,却已然算不得什么。



    哈哈哈!



    狂笑声传来,巨龙吞噬了无数强者,气焰越发高涨,在他的龙首之下,一片片金灿灿的龙鳞凝聚。



    同样的毁灭之力,但凝聚的龙鳞却并不一样。



    敖血说凝聚的毁灭笼罩是血色。



    而巨龙则是金色。



    且相比敖血的一枚,巨龙足足又三枚,第四枚在恐怖的毁灭之力灌注下,也在飞快的凝聚着。



    “第四片了,还有三片,一起杀了他!”



    金冠男子瞳孔猛缩,杀意滔天。



    毁灭龙鳞传说共七片。



    当然,并不是说只有七片,七片只是一种象征,成就毁灭之主的象征。



    一旦凝聚出七品毁灭龙鳞,那么也就等于成就了毁灭之主。



    而巨龙已经凝聚了四枚,可想而知。



    再有三枚,他便是真正的毁灭之主,到那时,没有人再能够是他的对手。



    当然,事实上,即便是此刻,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七片龙鳞,他独占其四,可想而知。



    不过,借助这么多人联手,兴许还有一丝希望。



    且不管有没有希望,这些人显然都不甘就此放弃,敖血不可能放弃,金冠男子也不会,其它人也一样。



    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今天。



    就算凭了性命,也要做最后一搏。



    事实上,巨龙也只有吞噬了他们,才能够成就规则之主,所以,他们没的选择。



    想逃都不可能。



    杀!!



    一时间,杀意冲霄,无数强者涌向了巨龙。



    金冠男子如是,敖血同样如是。



    这巨龙的实力太恐怖了,此刻若是不抓住这最后的机会,那么真的没有希望了,所以他只能奋力一搏。



    轰轰轰!!



    顿时间,无数攻击一齐落下,砸向了巨龙。



    偌大的空间仿佛彻底爆开了一般。



    天地摇摇欲坠。



    这些人说掌控的本就是毁灭之力,一齐出手,可想而知。



    这其中,又尤以敖血和金冠男子最为强大,两人如同两尊杀神。



    然而,巨龙冷漠的看着众人,眼底闪过一抹浓浓的鄙夷,冷笑道:“来得好,杀了你们,本座就是真正的毁灭之主。”



    “现在,全给本座去死吧!”



    轰!



    伴随着他的话,那巨大的漩涡陡然大盛,一股股毁灭之力喷发。



    不仅仅如此,还有一股说不清的能量。



    让偌大的漩涡急剧膨胀。



    如同巨兽一口,吞没一切。



    连攻击都不列外,无数攻击被吞入其中,消失无形。



    如此多强者的悍然一击,对他豁然没有太大的作用,这简直……



    众人一个个,都如同见鬼了一般。



    金冠男子脸上也是涌现一抹苍白,而敖血庞大的眼眸之中,同样充斥着不可置信。



    “哈哈哈!!很意外吗?”



    “本座说过,你们今天就要死,本座才是毁灭之主,尔等能够成为本座的养料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哈哈哈!!”



    巨龙肆意咆哮着,俨然吃定了众人。



    事实上也差不多,他太过强势,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饶是的敖血也一样。



    敖血固然强大,可与之相比,明显差了不止一筹。



    这样的情形下,在坚持下去可以说毫无意义。



    有人在逃。



    刚刚还士气高涨,仅仅片刻间,方向便彻底变了,没有人敢与之正面交锋。



    也难怪,毁灭之主再好,天地神位诱惑再大。



    这一切的前提是留住小命。



    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所有,面对这样的绝境,他们开始慌了,没命的逃离,什么毁灭之主,这一刻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只要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哈哈哈!!想逃?已经晚了,都给他留下吧!”



    巨龙咆哮着。



    那巨大的漩涡在他的控制下,也变得越来越吓人,无与伦比,让整个天地都黯然之色。



    一些速度不济的武者,直接就被吞入其中,尸骨无存。



    啊啊!!



    各种绝望的惨嚎声传来。



    让人胆寒。



    那庞大的吸力,拉扯着所有人,让他们身陷其中,如同被困入泥潭,仍凭他们如何施为,依旧慢慢的被撤入其中。



    眼看着下一刻就要被彻底吞噬。



    敖血化为金冠男子皆是脸上苍白,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眸中都看到了震撼之色。



    很显然,巨龙的强大,让他们心中战栗不已。



    敖血甚至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退缩。



    是的!



    金冠男子脚步下意识的退后,想是准备逃离一般,实力如他,都有着这样的举动,可想而知。



    然而,即便如此,巨龙也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他冰冷的目光扫向二人,“现在轮到你们了!”



    他嘴角勾起一抹狰狞。



    一股浩瀚的伟力再次袭来,直接笼罩二人,他庞大的身躯围绕整个空间,尾首相接,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环。



    圆环之内,一切事物,仿佛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就是其中,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不好!



    敖血明显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巨变。



    原本他又机会摆脱,但因为毁灭之主,他实在不甘心,所以……



    而金冠男子也如同他一般。



    两人终究都有些不甘,对毁灭之力的执意,也难怪,难得走到这一步,眼看着希望就在眼前,任谁甘心放弃?



    若是实力太差根本没有机会也就算了,可偏偏有机会。



    二人怎么可能放弃。



    但如今……



    “哈哈哈!!愚蠢,你们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本座不会在给你们机会了。”



    巨龙肆意狂笑着,无比兴奋,像是已经成就了规则之主一般。



    事实上,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毁灭之主已经没跑了。



    敖血和金冠男子,皆被那庞大的漩涡拉扯着,如同身陷泥潭,脸色也变得无比苍白。



    其它人就更不用说,一点点被吞噬。



    体内的毁灭之力在急剧消退,涌向了巨龙。



    相比之下,巨龙龙首之下的龙鳞正在飞快凝聚了,第四枚龙鳞已经彻底成型,金灿灿的,无比炫目。



    第五枚龙鳞也已然在凝聚。



    该死!



    感受到体内的毁灭之力真正飞快流逝,敖血脸色巨变,心中一片慌乱,可这样的情形下,他竟然什么都做不了。



    不!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过让对方得逞。



    敖血咬紧牙关,像是准备拼命了,眼下这样的情形,他也根本没的选择,只能殊死一搏。



    轰!



    他体内的气息喷发着,神力一瞬间喷发。



    “哈哈哈!!不用白费力气了,就凭你也想挣脱这股漩涡之力?不自量力。”



    巨龙仿佛吃定了敖血,对自己的漩涡极为自信。



    敖血则是极为不甘,没有一丝保留,但可惜,一如对方所说,那漩涡说不出的诡异,任凭他如何施为,竟然摆脱不得。



    等等!!



    正当敖血感到无力的时候,一股诡异的能量突然袭来,灌入他的体内。



    吟!!



    一道龙吟也随之而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qniuen-com.canopus-bg.com/jijinlicai/121429.html

百度